行业新闻
行业新闻
 

两个儿子失联20年 父亲:我就想知道他们过得好不好

浏览数:186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1-04
 

两个儿子失联20年 至今下落不明

父亲:我就想知道他们过得好不好

  安仕明失联儿子的模拟画像

还有不到一个月,就是两个儿子被拐整20年了,安仕明也找了20年。现在,他就想知道两个儿子在哪里,20年来过得好不好。近日,安仕明和妻子去了山东济南,从“神笔警探”林宇辉手上接过了两个儿子“长大”后的模拟画像,泪水在眼眶里打转。安仕明说,他见到了两个儿子的画像,就好像见到了两个孩子。

兄弟俩玩耍时“消失”

安旭、安彪走失时是1999年的腊月初九,马上就要过年了,安仕明和妻子在广东佛山山水区经营的小饭馆越发忙碌。当时哥哥安旭四岁多,弟弟安彪两岁,两个孩子每天都在小饭馆门口玩耍,到了中午哥哥就会领着弟弟回家吃午饭。但那一天中午,小哥儿俩一直没有回来。安仕明知道后,连围裙都没来得及脱掉,就奔出来跟妻子一起寻找,还发动住在附近的贵州老乡四下寻找。“我们的饭馆旁边有一个市场,我们在市场里面找,市场上人来人往,见到人就问,但都说没看到。”安仕明说,随后他们报了警。

安仕明觉得,两个孩子尤其是4岁多的哥哥安旭,对周围已经很熟悉了,不太可能带着弟弟走丢,他想来想去,觉得有两个食客非常可疑。

这两人自称是叔侄俩,年长的40来岁,年轻一点的20多岁,自称是贵州人,是安仕明的老乡,两人租住在不远的村里,经常来他家饭馆吃早饭,还常逗两个儿子玩。自从两个儿子失踪后,这叔侄俩就再也没来吃过饭。

安仕明到两人租住的村子打听到的消息是,这两人在安旭、安彪失踪当天就离开了租住地。安旭、安彪是安仕明四个孩子中的老二和老三,上面还有一个6岁的姐姐在老家上学,下面的小弟弟刚刚半岁,他俩失踪时小弟弟还没有断奶。

寻子二十年未发现线索

两个儿子失踪后,安仕明将孩子的照片和相貌特征印在一个纸板上,做成了寻人启事。20年来,安仕明夫妇走遍了广西、四川、福建、河南等数十个城市,他们去这些城市,其实并没有什么线索,只是想碰碰运气。

有一次,他听一位老乡说,福建泉州有家人买了两个孩子,和安旭、安彪的年龄差不多。于是夫妇俩连夜坐着大巴车赶到福建,边走边打听,找到了那户人家。他们不好贸然上前查看,便在当地蹲守了好几天,想看看两个孩子,还假装租房户来到那户人家里,但也没有见到那两个孩子。

“见到了也没什么用,孩子都长大了,我也认不出来是不是我的儿子了。”安仕明说。

两人回到老家,还是一边打工赚钱养家,一边找孩子。为了能多赚些寻子的路费,安仕明每天工作到凌晨,经常只睡三四个小时的觉,但只要是空闲下来,或者是在梦中,他还是总能忆起两个儿子。

安仕明回忆,安旭很好动,小时候学走路摔倒,额头中间摔了一个小伤疤,他也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了,这个疤痕还在不在。安旭的右额上还有一个很小的胎记。弟弟安彪身上没有什么明显特征,五官端正。

“长大”后的儿子有了画像

每年全国各地的寻亲大会,安仕明夫妇都会去参加,他们想碰碰运气,虽然没有什么线索,但安仕明认识了很多被拐孩子的家人。他们把安仕明拉到一个寻子群里,大家每天都在群里交流。

在群里,安仕明见到过为找孩子家破人亡的家庭,也见证了很多寻亲成功的团圆案例,他就想着,什么时候自己的儿子能找回来。

前不久,他在寻亲群里看到了网上报道的信息,“神笔警探”林宇辉退休后,专门为寻子家庭模拟画像,他和妻子便来到了济南,请求林宇辉画出安旭、安彪20年后的样子,“我就想知道他们现在长什么样”。

现在,安仕明的大女儿和小儿子的事业学业都很稳定,他就是惦记着丢失的这两个儿子。他说还要继续找下去,直到找到他们的那一天,如果自己找不到了,以后就让女儿和儿子接着找下去,“我就想知道他们在哪,过得好不好,至于是不是回到我身边,不那么重要了。”文/本报记者 张子渊 统筹/张彬

客户端中查看

手机中查看

 

关键词:

责任编辑:苏向东

分享到:

关于我们 | 法律顾问: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 | 刊登广告 | 联系方式 | 本站地图 | 对外服务:访谈 直播 广告 展会 无线

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: news@china.org.cn 电话: 86-10-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:01051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