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业新闻
行业新闻
 

重庆市监局原副局长被称为任职地区政治生态污染源

浏览数:90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1-06
 

他成了任职地区政治生态污染源

——重庆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原党组副书记、副局长杨宏伟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

杨宏伟,重庆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原党组副书记、副局长。曾任重庆市涪陵区委常委、副区长,黔江区委副书记、区长,黔江区委书记,重庆市政府副秘书长、办公厅党组成员(正厅局长级),重庆市供销合作总社党委书记、主任,重庆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党组书记、局长等职务。2019年5月,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接受重庆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。2019年10月,被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,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。

今年10月,重庆市纪委监委发布消息,重庆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原党组副书记、副局长杨宏伟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,并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。不少人敏锐地捕捉到通报中的一句话:杨宏伟“是任职地区政治生态的最大‘污染源’”。

据介绍,杨宏伟曾在重庆市黔江区任职9年,其中担任区委书记长达5年之久,本应不负群众期盼,潜心谋发展,但他却因热衷于上班时间打篮球,被当地群众戏称为“球书记”;因用权任性、任人唯亲带坏风气,成为“任职地区政治生态的最大‘污染源’”。

通报显示,杨宏伟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、组织纪律、廉洁纪律、工作纪律、生活纪律,构成职务违法并涉嫌受贿犯罪,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、不收手,群众反映特别强烈、性质特别恶劣、情节特别严重。

经重庆市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重庆市委批准,决定给予杨宏伟开除党籍处分;由重庆市监委给予其开除公职处分;收缴其违纪所得;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,所涉财物随案移送。

自认为进入人生“高光时刻”,逐步蜕化、变质

2019年7月1日,留置室里,一次特殊的“主题党日”。

重庆市纪委监委审查调查人员带领杨宏伟学习党章,重温入党誓词,一起回顾第一次佩戴党徽、第一次参加组织生活、第一次交纳党费、第一次走上领导岗位等重要时刻,与其交心谈心。

一步步回望,一点点唤醒,已有32年党龄的杨宏伟想起入党时的初心突然泣不成声:“是党培养了我……但我却蜕化了、变质了,坠入了犯罪的深渊,使党的形象受到了玷污、事业受到了损失,有愧于一名共产党员的光荣称号。”

可惜这份悔悟,来得太晚。

2019年5月5日,经批准,重庆市纪委监委对杨宏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立案审查调查。5月6日,对其采取留置措施。但杨宏伟坐立难安的日子其实已经持续了相当长时间。

2018年11月,五届重庆市委第七巡视组对黔江区开展巡视,已经离开黔江调任其他岗位3年的杨宏伟,给接受巡视谈话的老下属打电话,试图打探巡视谈话内容。他还同时着手与相关利益人订立攻守同盟,通过串供、假退款、做假账等方式,掩盖某些“不可告人”的事实。而在更早之前的2013年,杨宏伟就开始将违纪违法所得的部分赃款交由他人转移至外地藏匿。

“如此‘精心’谋划对抗组织审查,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,折射的是对党不忠诚不老实的问题。”重庆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事实上,杨宏伟在政治上的偏差早已谬以千里。

2006年12月,杨宏伟任黔江区委副书记、代区长,后又升至区长、区委书记,进入了所谓的人生“高光时刻”,而其本人的变化也在这一时期悄然发生——

他对组织的提拔重用没有心存感激,反而寻思“自己朝中无人,没有过硬关系,再上一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”,开始信奉“官场性价比之说”,认为厅局级干部“既有权力、又有实惠,既能办事、又能找钱,层级居中、监督有限、风险较小”,而自己“参加工作近30年,到了该歇脚停步、好好享受一下的时候了”。

“理想信念的坍塌,让杨宏伟的世界观、人生观、价值观严重错位,放松了思想理论武装,进而蜕变为政治上的糊涂人。”重庆市纪委监委审查调查人员说,这从其言行中可见一斑:党内政治生活走过场,搞无原则一团和气,民主生活会敷衍应付,只求过关;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不真学、不真信,在家中阅读收藏有严重政治问题的境外书籍;党性观念弱化,不遵守、不执行党的纪律规矩,甚至明知故犯……

主动“筛选”老板作“朋友”,打造利益共同体

“某某公司就具备承接此工程的资质,我觉得挺好……”在黔江区C组团旧城改造项目的相关会议上,杨宏伟直接表态支持,帮助某企业获得了该项目的投资开发权。而在此前,杨宏伟利用职务便利,通过私下打招呼,已经帮助该企业在当地承接了多个工程项目,并在企业融资、工程款提前拨付等方面提供支持。

如此卖力,背后是利益驱动。

经调查,滋生“该享受”的思想后,杨宏伟开始追求优越奢华的物质生活,常常以招商引资、学习考察为名到沿海发达地区,住豪华酒店、吃高档菜肴,喝名酒、抽好烟,坐豪车、穿名牌。

“无一例外,这些都是由老板来埋单。”审查调查人员告诉记者,他甚至主动出击“筛选”私企老板,将旧识或自认为信得过的老板纳入“朋友圈”,运用手中的权力打招呼、找人脉、给项目、催欠款,为老板“朋友”铺设利益通道。一位与杨宏伟关系密切的利益相关人交代:杨宏伟就曾主动问自己有没有信得过的做工程的朋友,让他来黔江做工程。

而这些老板“朋友”则围绕在其身边,充当“马前卒”“钱袋子”。双方达成权钱交易的默契,形成利益共同体。

在这个“朋友圈”里,杨宏伟以老大自居,经常与企业老板聚会打牌赌博,自我标榜为“换脑筋”“比智商”,老板们也投其所好,几年下来杨宏伟在牌桌上“赢”了上百万元;为讨情人欢心,从“朋友”那里索要各种回报,房子、车子、票子来者不拒……一路“追随”杨宏伟的某老板说,杨宏伟主动帮其承揽项目,自己则听从他的安排,为他的奢侈消费埋单,“对我们召之即来挥之即去,非常官僚、非常霸道”。

直到接受审查调查后,杨宏伟才幡然醒悟:“是我忘记了一名党员干部的品行要求,与企业老板互相勾连,非法谋利……我竟认为这些老板是真朋友,自认为是带领他们‘共同致富’,幻想他们会‘守口如瓶’。”

当官发财两条道。混淆了正常的政商关系,错把商品交换的原则带入工作中,杨宏伟最终成为金钱的奴隶,在违法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……

污染当地政治生态,伤害地方发展

杨宏伟主政黔江期间,“下午4点之后不要找书记汇报工作”几乎成为当地干部的共识。

“他喜欢打篮球,经常在上班时间安排身边工作人员陪其打篮球。”曾与杨宏伟共过事的一名干部解释道。因此,当地干部群众还送给他一个“雅号”——“球书记”。

“作为回报,‘陪球’成员在提拔任用上频频得到关照。”审查调查人员介绍说,杨宏伟在选人用人上大搞“小圈子”,跟他一起打球的能得到重用,他身边的同学、老乡、裙带关系、旧部也常常被破格提拔安置。